您当前的位置:健康焦点网要闻正文

对话小汤山医院在院患者国内医治很安心日子比较规则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2020-04-04 06:35:29 作者:责任编辑NO。杜一帆0322

新京报讯(记者 徐美慧)修缮后的北京小汤山医院已于3月16日正式启用,目前该院被用于疫情期间境外来(返)京人员中需筛查人员、疑似病例及轻型、普通型确诊患者的治疗。

3月30日,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副主任吕一平曾在媒体沟通会上介绍,自3月16日医院启用至3月29日24时,该院累计接收境外来(返)京需筛查人员2002人,其中机场转运1682人,各区隔离观察点转运320人,最多一天接待需筛查人员394人,累计收治新冠肺炎确诊病例43例。

作为这43例确诊病例之一的王女士(化名),从3月16日到现在,已经在小汤山医院住院近20天了,但其核酸检测时阴时阳,目前仍无法出院。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王女士,请她介绍在小汤山医院住院的近20天生活情况。

B2区病房外的景色。受访者供图

回国前曾出现鼻塞、喉咙痛,以为是小感冒

新京报:疫情期间回国是出于哪方面的考虑?

王女士:我是一名在英国读书的留学生,这次回国主要有两方面的考虑。一方面是,学校的正常线下教学活动已经停止了,全部改成了网课,在英国那段时间也就是每天在家上网课,家人觉得既然这样就没必要一直呆在英国,就考虑说要不要回国。

另一方面是,当时觉得英国的一些抗疫举措“太不靠谱了”,觉得在英国会很不安全,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样的问题的话,当地的医疗体系可能没办法满足各方面的需求,我觉得还是国内安全一些。基于以上几方面的考虑,我决定要回国。

新京报:回国前,你的身体出现过某些症状吗?

王女士:大概在3月中上旬的时候,我曾经出现过鼻塞和喉咙痛的症状,但是症状非常轻微,我以为是小感冒就没当回事儿,当时吃了一点感冒药就立刻好了,再就没有一点问题了。我真的没想到最后自己会染病。

新京报:简单介绍你的返京过程?

王女士:确定回国之后,我买了当地时间3月15日的机票回国,打算先从英国到新加坡,再从新加坡转机到北京,最后再转机回我所在的城市。

我当时是戴着口罩乘坐的飞机。在英国登机时,是绝对没任何防疫举措的,跟往常一样。从英国到新加坡这段,是新加坡的一个航空公司,飞机上也没有要求间隔坐。在新加坡转机的时候,有戴口罩的工作人员给我们测体温。从新加坡到北京这段,是新加坡的航空公司,机上也没有采取严格的防疫措施。

在飞往北京的途中,我们在飞机上填写了一个表格,简单介绍一下近期的相关情况。我勾选了其中“近期有吃过感冒药”一项,以及近期曾有过“鼻塞”“咽痛”两项。

下了飞机之后,我就被单独隔离出来进行测体温、进行咽拭子检测。之后等了大概三四个小时,就被救护车拉到了北京小汤山医院。

王女士住的北京小汤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的B2区病房,为两人一间。受访者供图

“在国内治疗,让我特别安心”

新京报:到北京小汤山医院后,做了哪些方面的检测?

王女士:到了北京小汤山医院,我先被安置在了隔离病区,当晚进行抽血、照CT、核酸检测。第二天出了核酸检测结果,说我是疑似阳性,后来我就被安置在了小汤山医院的确诊病区。

新京报:当时你身体还有什么症状么?

王女士:任何症状都没有。我之前在英国的鼻塞和喉咙痛,当时吃完感冒药就立刻好了,之后再没有一点身体上的不舒服。包括到现在,我在医院呆了两周多,身体没有一点症状。

新京报:医生有说你是无症状感染者吗?

王女士:这个我不确定,医生只说我是轻症患者,不知道是不是无症状患者。但我真的身体一点症状都没有。

新京报:被告知自己是阳性之后,你是怎么想的?

王女士:没有特别大的感觉,也没有特别震惊,就是觉得自己得了一个病,接受医院的治疗就行。

相对应的,在国内治疗让我特别安心。之前在英国的时候,总担心自己如果染病,可能无法得到妥善的治疗,最起码现在在国内治疗,让我特别放心。

另一方面,因为我现在没有一点症状,身体也没有一点不适,所以也没有过于担心。

新京报:你觉得你自己是怎么染病的?

王女士:这个我挺奇怪的。在英国,我身边的人暂时没再次出现确诊病例。虽然我身边很多外国同学都不戴口罩,但我一直都戴口罩,而且勤洗手,一直在使用酒精等消毒用品给家里消毒。因为最近英国风很大,总会让人流泪,我怀疑可能是我触碰到了啥东西,然后揉了眼睛,被传染的。

B2区病房外的景色。受访者供图

治疗两周多,日常生活比较规律

新京报:在北京小汤山医院近20天的时间里,每天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?

王女士:我现在住在北京小汤山医院收治轻症患者的B2区,目前这面是两名轻症患者住一个房间,中间有窗帘可以遮挡,房间内部有独立的卫生间。

每天护士都会过来测温和血氧饱和度,大概一天会有2至4次。每天固定的第一次是大概早上的五六点钟,上午十点左右再测一次,下午四五点钟一次,最后晚上可能会有一次。

每天医生都会大概进行两次查房,问询我们的身体情况,然后再做一些医嘱。此外,每天还会发药,可能是袋装的中药,也可能是冲的那种冲剂颗粒,医生说主要起清热解毒的作用。

一日三餐是比较规律的,早餐大概是上午7点钟,一般会有面包、鸡蛋、牛奶、包子等;午餐大概是中午12点,晚餐一般是晚上5、6点,一般会有牛肉、鸡肉、蔬菜等,是五个菜和一个主食,偶尔会有水果和酸奶,菜量比较大了。

晚上大家一般会睡得比较早,大概晚上10点就睡了,因为第二天一大早要测体温什么的。反正在小汤山医院治疗的这段日子,每天过得都比较规律。

新京报:在医院的空闲时间,你会做什么事?

王女士:空闲的时间相对较多,大家一般会做自己的事儿,我一般会赶一下学校的作业。

医院的医护人员会建议我们,在空闲的时间运动一下、晒晒太阳。他们还给我们录制了八段锦的视频,建议我们在空闲时间做一做。

新京报:在北京小汤山医院治疗的两周多时间里,你印象最深的事是什么?

王女士:感觉印象最深的,就是医院里医护人员的辛苦付出。真心觉得他们还蛮累的,这么热的天,还要穿着厚厚的防护服,一定很难受,我们患者每天戴着口罩都很难受了。

再就是,医护人员的态度都特别好,对我们患者的需求几乎是有求必应,平时跟我们沟通交流的时候,很明显能感觉到,他们非常顾及我们的情绪。感觉是一种特别好的医患关系。

新京报:你何时能出院?

王女士:医生说需要连续两次核酸检测阴性,以及血液跟CT检测状态良好才可以出院。我这两天做过几次核酸检测了,一会儿是阳性、一会是阴性,我现在还无法出院,得继续治疗。

新京报:过段时间顺利出院的话,你最想做什么?

王女士:想尽快回家见自己的家人。还有就是尽快赶完学校的作业,以免影响自己的学业进度。

新京报记者 徐美慧

编辑 李国君 校对 张彦君

“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,可以联系本站!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!